<i id='4zfxz'></i>

    <code id='4zfxz'><strong id='4zfxz'></strong></code>
    <acronym id='4zfxz'><em id='4zfxz'></em><td id='4zfxz'><div id='4zfxz'></div></td></acronym><address id='4zfxz'><big id='4zfxz'><big id='4zfxz'></big><legend id='4zfxz'></legend></big></address><span id='4zfxz'></span>
    <i id='4zfxz'><div id='4zfxz'><ins id='4zfxz'></ins></div></i><fieldset id='4zfxz'></fieldset>
    1. <tr id='4zfxz'><strong id='4zfxz'></strong><small id='4zfxz'></small><button id='4zfxz'></button><li id='4zfxz'><noscript id='4zfxz'><big id='4zfxz'></big><dt id='4zfxz'></dt></noscript></li></tr><ol id='4zfxz'><table id='4zfxz'><blockquote id='4zfxz'><tbody id='4zfxz'></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zfxz'></u><kbd id='4zfxz'><kbd id='4zfxz'></kbd></kbd>
          <dl id='4zfxz'></dl>

          <ins id='4zfxz'></ins>

            洋垃圾暴利鏈:走私手法花樣翻新 舊服裝利潤至少10倍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类似色即是空的电影_品色堂永久免费_AV大爷日韩

            ­  在7月20日環保部舉行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環保部國際合作司司長郭敬就表示,“一些國傢通過多種方式將固體廢物轉移到其他國傢,有的甚至是非法出口。”他指出,國內國外都有一些不法商人為瞭自己的利益非法進口、夾帶走私洋垃圾。那麼,非法進口洋垃圾的背後究竟有著怎樣的利益鏈呢?

            ­  7月18日,我國正式通知WTO,將在今年底前緊急禁止4類24種固體廢物入境,其中包括生活來源廢塑料、釩渣、未經分揀的廢紙和廢紡織原料等高污染固體廢物,這些進口固廢通常被人們稱為“洋垃圾”。這些“洋垃圾”常摻雜有高污染垃圾與危險性廢物,我國調整垃圾進口法規是為瞭保護環境和人民健康。

            ­  其實,此前的4月18日,我國已經通過的《關於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對完善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分行業分種類制定禁止固體廢物進口的時間表,分批分類調整進口管理目錄,綜合運用法律、經濟、行政手段,大幅減少進口種類和數量作出瞭部署。

            ­  釋疑

            ­  我國之前為什麼要進口“洋垃圾”?

            ­  正是這個消息的出臺,使很多人才意識到原來之前我國對於“洋垃圾”進口並非完全禁止,而是可以在允許范圍內進口。那麼我國為什麼需要進口“洋垃圾”呢?

            ­  我國是從1996年開始對固體廢物進口實行行政許可管理的,並頒行瞭進口目錄,每年對進口品種和數量進行總量調控。這主要是根據當時我國在塑料原料、造紙原料、橡膠原料上曾出現過一定程度的匱乏,希望通過固體廢物的適度進口補充這些原料的不足。

            ­  數據顯示,我國對固體廢物的年進口量占全球年產生量的56%,去年進口量高達730萬噸,總值達37億美元。不過據環保部人士表示,隨著我國產業結構的優化升級,中國已經對一些粗放型產業逐漸淡出,對於部分洋垃圾的需求量也應聲而降。近年來我國合法進口的固體廢棄物已經由以低價值、重污染的廢塑料、廢紙為主轉向瞭高價值、污染低的廢金屬上。此次我國率先禁止進口的24種固體廢物絕大多數都屬於前者。

            ­  關註

            ­  非法進口洋垃圾已形成利益鏈

            ­  在7月20日環保部舉行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環保部國際合作司司長郭敬就表示,“一些國傢通過多種方式將固體廢物轉移到其他國傢,有的甚至是非法出口。”他指出,國內國外都有一些不法商人為瞭自己的利益非法進口、夾帶走私洋垃圾。那麼,非法進口洋垃圾的背後究竟有著怎樣的利益鏈呢?

            ­  北京青年報記者瞭解到,早在三十多年前,日本等周邊國傢就開始出現瞭一些專門向中國出口垃圾的專業公司,它們收集到垃圾後經過簡單分類組織向中國出口。這些國外的垃圾供貨公司中,既有外國人開的,也有在中國專門接收洋垃圾的人跑到國外註冊的,自己形成上下遊產業鏈。

            ­  其實這些國外出口垃圾的公司從收購垃圾到整個出口過程中物流都是要自己出錢的,所以它們從垃圾本身賺不到錢,收入都來自國外政府支付的垃圾處置補貼。據瞭解,發達國傢對於垃圾處理的費用很高,大概在每噸400美元至1000美元,而運到中國,即便加上運費每噸的成本隻有10美元至40美元。

            ­  這些洋垃圾進入中國後,國內的接收方通常以極低的價格買進來。不過根據每次垃圾的種類不同以及分類的精細程度有價格區別。通常以廢舊衣服為主的洋垃圾為每噸幾百元人民幣的價格。然後這些洋垃圾會通過多次挑揀分類,層層轉賣出去,往往越到分揀精細的後端價格越高,最後就形成瞭紙張、金屬、塑料、服裝、電器等精細分類的垃圾,再運送到不同的地方進行進一步不同方式處理,比如,紙張、塑料、金屬類的會作為原材料投入循環生產;電器會在拆下有效零部件後進行進一步拆解,比如,分離出玻璃、塑料、橡膠、金屬等,有時還可以提煉出貴金屬,但在這個過程中往往會對環境造成嚴重污染。

            ­  這些洋垃圾流入中國,大致經過入境、轉運、加工、銷售等幾個環節,有著明確的分工,形成瞭產業鏈,通常按照不同環節對不同種類垃圾有著明確的界限,由不同組織分別經營並且之間形成單線聯系。最終各方都在這個產業鏈的不同環節獲利。

            ­  現狀

            ­  為牟暴利走私洋垃圾手法不斷翻新

            ­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對垃圾都唯恐避之不及。然而在一些人眼中,垃圾卻成瞭寶貝,千方百計要進口到中國。一方面,是這些洋垃圾確實能夠成為一些行業的生產原材料實現價值,但另一方面則是很多人對一些洋垃圾翻新再次出售牟取暴利。也正是因為這種利益驅使,很多不具備垃圾進口資格的人也想方設法不惜通過違法手段走私洋垃圾。據海關人員向北青報記者介紹,“違規洋垃圾”大致有兩種模式,一種是超越我國規定進口范圍把禁止進口的洋垃圾種類入境中國,另一種則是沒有許可證的企業通過租買許可證進口洋垃圾。

            ­  據瞭解,我國海關從2013年開始專門針對“洋垃圾”走私啟動瞭的“綠籬”專項行動,對洋垃圾走私起到瞭一定程度的遏制作用。但由於其中的利潤豐厚,“洋垃圾”走私手法也不斷翻新,走私分子與海關緝私人員玩起瞭捉迷藏。

            ­  我國明確禁止進口固體廢物走私,包括廢礦渣、廢催化劑、廢輪胎、廢電池、電子垃圾等工業廢物以及舊服裝、建築垃圾、生活垃圾、醫療垃圾和危險廢物等。但走私分子則對應以偽報、瞞報、夾藏等方式躲避海關監管,比如,將國傢禁止入境的廢物偽報成與之外形類似的其他貨物,並提供虛假單證以逃避海關監管,甚至有的在申報進口貨物時,直接夾藏國傢禁止進口的“洋垃圾”。有的還在廢五金中夾藏禁止進口的電子垃圾、在廢塑料中夾藏廢輪胎切片,甚至還有的在礦石中夾雜明令禁止進口的廢礦渣,這些都增加瞭檢查人員對貨物區分和定性的難度,特別是礦石和廢礦渣有時甚至屬於同一屬性,僅在礦物質含量方面有所區別。

            ­  聚焦

            ­  轉租許可證成洋垃圾走私主要手法

            ­  為瞭規范進口洋垃圾的管理,我國對固體廢棄物的進口和處理采取許可證制度,也就形成瞭“指標”。雖然我國明確禁止轉讓固體廢物進口相關許可證,但事實上,由於許可證是緊缺資源,一些具有固體廢物進口資質的公司開始有償轉讓許可證。據海關人士介紹,所謂轉讓許可證其實就是雖然自己消納不瞭那麼多洋垃圾,但依然頂著許可證的“上限”進口,將洋垃圾入境後再轉給沒有許可證的企業或個人,從而讓這些無證者也得到瞭洋垃圾。這種租借許可證已經成為當前最主要的犯罪手法。

            ­  在近期我國東南某地查處的一宗“洋垃圾”倒賣案中,查辦人員發現,兩傢企業從2015年開始分別以每噸約80元的價格,向另一傢擁有許可資質的化工企業購買約1.8萬噸的進口廢塑料批文指標,後者牟利近150萬元。在今年3月立案偵查的一起固體廢物走私案中,實際收貨人在境外采購廢塑料,之後由擁有許可證的某貿易有限公司與某紡織品有限公司向海關申報進口,貨物放行後再運送給實際收貨人,兩傢公司向實際收貨人收取每噸700元至800元不等的“包通關費”。

            ­  北青報記者在采訪中瞭解到,很多有資質企業鋌而走險出賣這些固體廢棄物進口指標,其實除瞭牟利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如果今年進口指標用不完,環保部門就會在下一年核減進口指標,形成瞭“用不瞭也要進口”的失控局面。加上一些地方對合法進口進來的固體廢物缺乏流向監控,也“成就”瞭這種許可證尋租行為。在一樁案例中,一傢公司建有三條用於處理進口固體廢物的生產線,卻僅有一條正常開工。但該公司仍按照每年產能全開即15000噸的“頂格額度”向海關報關,“套”出來的額度就被“轉讓”出去。自己用不完進口額度的同時,大量進口超過自己處理能力的洋垃圾,這些進來又無法通過正規渠道消化的洋垃圾全部進瞭地下加工廠,進行分揀提煉,一方面對環境帶來瞭嚴重威脅,同時一些通過非法渠道進口的洋垃圾進行二次銷售,更是對國人的健康造成瞭嚴重威脅。

            ­  揭秘

            ­  洋垃圾中舊服裝利潤至少有10倍

            ­  以舊服裝為例,通常國內接貨人以一二百元一噸購進以舊服裝為主的洋垃圾,然後經過層層分揀,最終能按1元錢1斤的價格銷售出去,除去人工成本,轉一次手價格就翻瞭幾番。

            ­  而以1元錢1斤買去舊服裝的買傢則會再根據新舊程度進行分揀,對於比較新的衣服會采取翻新手法通過一些不正規渠道進行二次銷售,往往都是當作新衣服賣。而揀出來的一些沒法當新衣服賣的則直接當作二手服裝銷售,可以按幾元錢一件或者論斤稱的方式再銷售出去,最終銷往偏遠農村、工地等。另外,電商如今也成為這些服裝類洋垃圾的重要流通渠道。

            ­  有曾經采訪過專門翻新舊服裝的洋垃圾村的媒體推算,即便最後有一半舊服裝無法二次銷售,徹底變為垃圾拋棄,通常也能達到10倍左右的利潤,即每噸洋垃圾能帶來數千元人民幣的利潤。

            ­  其實,舊服裝是我國明令禁止進口的洋垃圾種類。不法分子主要是通過在合法洋垃圾中夾帶等走私途徑進口國外舊服裝。此前曾有媒體引用知情人士的話,稱這些舊服裝都是“來自於日本、韓國、美國等國傢的垃圾場、廢品處理廠及醫院、殯儀館,有些是病人不穿的,有的甚至是從死人身上扒下來的”。此前曾有媒體在暗訪時親眼見到一些進口舊服裝上存在大量血跡。

            ­  爆料

            ­  網店“剪標”外貿衣服很可能是洋垃圾

            ­  據海關人士向北青報記者介紹,根據以往查獲的案例,很多國外舊服裝往往都是通過偽報品名、偽裝貨物、偽造單證等手段走私入境的。

            ­  而對於這些進口到中國的舊服裝,會經過人工翻揀,對於一些普通服裝經過簡單的修補、清洗和熨燙,然後就以“外貿尾單”或“出口轉內銷”的名義重新銷售,而對於一些名牌舊服裝,甚至還會送到幹洗店清潔翻新,然後專門配上假冒的標牌進行銷售,有時還價格不菲。據瞭解,電商領域近年來已經成為這些舊服裝消納的新渠道,尤其是一些來自日韓的舊服裝由於款式新穎,在網上銷售還頗受年輕人尤其是在校大學生的青睞。去年下半年,深圳邊防就曾截獲過一批549噸重的洋垃圾服裝,其數量之大也足見國內市場需求的旺盛。

            ­  對此有業內人士提醒一些習慣在網上私人店鋪淘服裝的消費者,如果店鋪中的服裝款式大多以單件形式出現,而且款式跨度很大,那麼就要提高警惕。即便同款衣服不止一件如果隻有兩三件,那麼也應該仔細甄別來源,因為在很多地方的舊服裝回收銷售已經形成產業鏈,甚至會對服裝進行分類整理向下遊出貨。此外,由於服裝在穿用和洗滌過程中,往往商標部分是最容易磨損的,因此對於一些商標明顯顯舊、卷曲、發黃的服裝也要尤其註意。一些網店還會銷售一些商標被剪掉的外貿衣服,這種“剪標”的原因往往不是像商傢所說的為瞭規避“打假”,而很可能就是來自國外的舊服裝。­  

            ­  個案分析

            ­  “洋垃圾村”緣何屢打不散

            ­  在分工明確的洋垃圾走私產業鏈中,多方各自獲利。“在這些洋垃圾處理的整個過程裡,就是分揀需要成本,大多是在農村對農民進行簡單培訓後就可上崗,用最原始的那種方法,成本非常低。”前述知情人士透露,前幾年在國內有不少專門分揀加工洋垃圾的村子,有專門加工舊電器的、有分揀舊服裝的,在全國都小有名氣,一有洋垃圾就往那些地方運。

            ­  北青報記者查詢,這些洋垃圾村在東南沿海地區最為密集,比如,廣東省汕頭市潮陽區貴嶼鎮曾以拆解廢舊電子垃圾而出名,廣東省汕尾市碣石鎮以分揀舊服裝出名,此外廣東清遠市龍塘鎮定安村、佛山市大瀝鎮的聯滘村都曾是有名的“洋垃圾村”。

            ­  央視記者在2009年10月中旬曾暗訪過廣東陸豐市碣石鎮新饒村的洋垃圾服裝市場,發現這裡已經形成瞭一條相當嚴密的走私、加工、兜售洋垃圾服裝的地下產業鏈。當時新饒村的洋垃圾店鋪密如蛛網,每傢店鋪都在公然銷售著從日本、韓國等國傢走私來的舊服裝。汕尾海關緝私局此前的一份調研統計顯示,在26萬人口的碣石鎮,當時從事“洋垃圾”服裝經營的就有萬餘人。

            ­  據稱在央視節目播出後,當地曾出動公安、工商等進行瞭為期數月的聯合執法整治洋垃圾產業鏈。不過4年後的2013年央視重新暗訪這裡時,碣石的洋垃圾市場並沒有被打掉而是和4年前一樣紅火,上千傢店鋪公開兜售洋垃圾服裝。而且這裡形成瞭更為精細的產業鏈,比如,對舊服裝去球、刷毛處理,每件的處理費是5至7角;縫補舊衣服上的破洞每件1元左右,甚至這裡還有商標標簽專業店,有很多國傢的服裝商標銷售。在當地,一件舊的韓版女皮衣原來售價20元,找專人花40元翻新處理之後就能跟新的一樣。

            ­  而到瞭今年3月3日,汕頭海關和陸豐公安、邊防、工商等部門又在碣石鎮搗毀一個走私進口舊服裝的儲存窩點,多達96噸的進口舊服裝被銹跡斑斑的鐵絲捆綁成堆,包裝袋上的英文字母還清晰可見。如此頑固的舊服裝生意久滅不絕,足見其中的利益豐厚。

            ­  財經觀察

            ­  強化垃圾分類有助降低洋垃圾需求

            ­  目前我國隻是先行對4類24種固體廢物發出瞭入境禁令,這意味著我國還不能立即停止對所有洋垃圾的進口,這與我國還有一些產業確實離不開洋垃圾有關。

            ­  “一方面是明知道洋垃圾污染環境卻不得不進口,另一方面是我國越來越多的垃圾無法處理,這就引出瞭我國的垃圾分類問題。”前述人士表示,由於我國大多數地區的垃圾還沒有實現分類,這其實就是把有用的廢棄物與無用的廢棄物混雜在瞭一起。如果我們能夠有效推進垃圾分類,未來很多以固廢為原材料的產業就可以通過消納中國垃圾來實現生產。

            ­  北青報記者註意到,在今年4月份我國通過的《關於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中對“禁止進口固體廢物”有順序、有步驟地實施過程中,同時就強調做好循環利用、發展循環經濟,也是指明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的方向。“如果我們將垃圾分類推行到位,實施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做好資源化綜合利用,也就在很大程度上找到瞭對國外進口固廢物的代替方法。”(北京青年報 記者 張欽)

            責任編輯:紀瑋維